主页 > 香港马报黄大仙跑狗图 >
你高攀不起的网红雪糕来自东北
发布日期:2022-06-03 11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但是万万没想到,我们的这一快乐正在逐渐被越来越贵的雪糕剥夺。走进全家、罗森、7-eleven等便利店的冰饮柜台,从你从小就熟悉的到你叫不上名字的杂牌,各种雪糕一应俱全,但他们的价格,你却早已高攀不起。

  前段时间,一个短视频火了:一位网友到超市买雪糕,随手拿了俩,以为三、五块钱能搞定,结果结账显示37.5元,于是匆忙换了俩更不起眼的雪糕,再来结账,好家伙更贵了:45元。

  #不认识的雪糕不要轻易拿#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,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雪糕仿佛埋伏在便利店冰柜里的杀手,给那些不看价格标签就随手拿起的人一记重击。

  网友们甚至总结了需要避雷的词汇:芝士、纯牛乳、看不懂的日文……小时候我们常吃的“糯米糍”“火炬”等一元雪糕似乎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如今现在便利店95%以上的雪糕价格都在10元以上,所谓:“众里寻它千百度,没有低于两位数”。

  很多人都调侃“月薪5000已经吃不起雪糕了”, 以前觉得车厘子自由、榴莲自由离自己好远,现在发现,雪糕自由也离咱们越来越远。

  一提到东北,大多数人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大碴子味儿东北话,和一盘顶一盆的东北菜。

  当所有人都在怀念失去已久的“雪糕自由”时,那些我们熟知的东北雪糕就凭借其惊人的“神仙价格“迅速出圈。

  一位来自东北的网友也在东北小城用16块钱全款买下了一箱雪糕,低至3毛钱一个的雪糕让南方小伙伴从嘴角里流下了不争气的眼泪。

  “冬天也吃,夏天也吃。小时候家里买得最多的就是四毛、八毛一根的,卖贵了得给他砸摊子。我家楼下一块钱的雪糕还经常有买10送1的活动,10块能买一筐。

  除了价格便宜,出生在东北的雪糕自然也继承了东北其他食物的衣钵——分量足。当其他品牌在思考如何能把雪糕做得小巧精致,获取高额利润时,东北雪糕按斤卖,就是两个字形容:豪横!

  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东北的优质奶源,现在你吃的玛蒂尔奶油雪糕,用的就是黑龙江本省安达卧里屯的牛奶,而且已经沿用100多年了。

  而当你自己在购物网站搜索雪糕时,却发现它已是高攀不起的轻奢品,精致小巧的雪糕捱不住几口就能吃掉半天的工资。打开微博搜“雪糕”,蹦出来的热门话题也都是“当代雪糕价格有多离谱”……雪糕的价格水涨船高,吐槽声也甚喧尘上。

  而这些售价不菲的网红雪糕,追踪溯源,竟然也或多或少都与东北有些不解之缘。

  成立于2016年的上海品牌中街1946,是由成立于1946年的沈阳中街冰点提供生产和品牌授权。它们脱去过去价格亲民、包装简陋的东北外衣,方形雪糕上端顶着“1946”的浮雕字样,售价也涨到了30元以上。

  马迭尔作为哈尔滨的一个雪糕百年老品牌,曾经还有“有到哈尔滨不吃马迭尔,就相当于没来过”的说法。在2015年年6月,经过混改后,重新定位高端品牌,主攻中高端客户群,致力要做“中国版哈根达斯”,现在售价直冲50元。

  还有作为东北雪糕的扛把子的德氏、百家得、老鼎丰等都是东北雪糕的产物。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不敢瞎拿的雪糕。

  曾凭借“厄瓜多尔粉钻“出道即巅峰的钟薛高,售价66元一支,也一样冲上2018年天猫双十一冰淇淋品类榜首。也与东北有着不浅的缘份。

  钟薛高的创始人林盛也算得上是东北雪糕的一位忠臣了。作为广告人出身的他,曾经用充满历史感的营销文案,为马迭尔敲碎了第一堵墙,成功把马迭尔地吹向了老北京。也趁着消费升级带领中街1946进入了中高端市场。

  从3毛到66元,东北雪糕满足着当地人民的雪糕自由,也在网红赛道杀出了一条生路。

  曾经网友们纷纷怀念的中国雪糕市场,其实是三足鼎立的局面——外资、本土乳企、区域性老牌冰饮瓜“三分天下“,各据领地,逐鹿制衡。

  彼时外资品牌占据中高端市场,占比约为25%;以蒙牛、伊利等为代表的全国品牌,以中端产品为主,占比接近一半,约占45%;区域性老牌企业如德氏,以低端市场为主,占比约30%。

  也就是说在我们小时候,也有高价雪糕,不过是我们高攀不起的哈根达斯。而大家熟知的小布丁们则占了接近一半的市场。

  但在这个表面看着相安无事的局面中, 外资品牌作为雪糕界的“爱马仕”,疯狂把顾客们当“韭菜”。波士顿咨询2015年调研时发现,哈根达斯赚走了行业70%的利润,且有一半的销售额都由中国市场贡献。

  而常年盘踞在东北的坚持不涨价的传统东北雪糕大厂,却难以走出本土,占据市场份额都不足伊利的1/8,东北雪糕品牌只能在自家楼下瓜分下层市场。

  虽然我们都爱便宜雪糕,但毕竟工厂是看利润的。所谓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,东北雪糕真的需要打一场突围战。

  直到2018年,这个局面被一只“椰子灰”打破了,在便利店售价达到9.9元,这个价格对于很多人来说都还是要咬咬牙才会买的,但它依然凭借烧焦的椰子壳的灰做出的暗黑外表脱颖而出,北上广深的便利店一度排起了长队。

  因为成分颇具争议性,抓住时机的生产商立刻推出替代版,以椰蓉丝搭配巧克力外皮,更为健康美味。积攒了高人气后,又趁热打铁,生产了“双蛋黄” 雪糕,售价5块8,短短半年内,卖了3600万支,将雪糕江湖搅得天翻地覆。

  这对于低端和平价冰淇淋来说,是挑战也是机遇。因其技术门槛不高,制作工艺简单,面对网红冰淇淋和国外品牌的夹击,要么通过转型打出差异化,要么会被市场淘汰。

  东北品牌们不甘心只盘踞在中低端市场了,他们不约而同地奔向高端化,抢大品牌们的生意。

  东北雪糕向网红雪糕进击的杀手锏之一就是“新概念”。那些无比美好而又让我们害怕的词汇:“零添加”、“纯牛乳”等等等等,确实成为了东北雪糕们的提价利器。

  中街1946主打的是“健康0添加”,标榜着要做“专业级的雪糕”。关于原材料,官网的描述也是经过对比全球十几种芝麻,最后“选出顶级中国芝麻和花生”进行搭配制造而成,听着“不明觉厉”。雪糕棍都一定要是“安吉毛竹”,为雪糕增添一抹淡淡的竹香。

  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马迭尔,在2021年也搭上了直播电商的快车,找了朱广权和李佳琦一起进行直播带货。在这个梦之队的加成下,短短三分半钟,就卖光了将近六十万支马迭尔雪糕。

  吉林的红旗冷饮,在东北最让人熟知的大概是经典的“精品大冰棍”,名字朴实无华,所见即所得。

  而在别的城市的便利店里,红旗最畅销的雪糕大概是“桃気”。不仅名字更洋气,雪糕的颜值也直接上了几个档次,吸引着无数少女去打卡。

  即使网友们认为“售价9.9,包装能卖2元”,依然不能阻挡跃跃欲试的心。小红书上一条安利桃気的帖子就能收获几千个点赞,很多人也是在把这款雪糕买到手之后,才发现这款网红气息的雪糕居然产自吉林。

  最近,在“刘畊宏男孩”、“刘畊宏女孩”涌现的时候,雪糕市场也同样嗅到了健康风的气息,钟薛高在今年3月就推出了和国家奥体中心合作的新品“少年”系列,主打低糖、低脂以及更高的蛋白质含量。其中,搭上了今年甜品冰饮届“椰风”风潮的海盐椰椰,让大批消费者为其买单。

  总之,在这些网红高端冰淇淋层出不穷的花样背后,价格自然水涨船高。东北的雪糕依托流量,脱胎换骨成网红,在网红市场杀出了一条生路。

  现在的雪糕市场中闯入了一批又一批与网红二字绑定的新产品。但无论是哪种雪糕,都有一个共同点:“贵”。

  新京报曾报道,即便是一款高品质雪糕,其生产成本可能也就是3、4元。在那些高价网红雪糕中,营销费用才是主要,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终还是我们这些冤大头消费者们扛起了所有。

 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2020年的中国冰淇淋/雪糕市场规模达到1470亿元,预计2021年超过1600亿元,市场规模稳居全球第一。

  面对千亿的冰淇淋市场,网红雪糕想要“攻城掠地”,靠口味造型的讨巧噱头自然是一条道路,但是这些网红雪糕如今似乎已经完全挤压了中低端雪糕的生存空间。

  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,他们追求的仅仅是一支随手就能买得起的、口味不错的消暑神器。

  而如今,买雪糕却变成了一场豪赌,你永远不知道你随手拿起的雪糕能有多贵,在价格条码被扫描的那一刻,等待你的可能不是一次夏日解暑快乐,而是一次可怕的惊吓以及换雪糕的尴尬。

  我们需要更加健康、更加好看的雪糕,却也不想失去吃雪糕最初的快乐:一份零花钱就能买到的甜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