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118香港现场开奖直播最快 >
非凡任务 边境缉毒警察自述悬在刀尖上的工作日常
发布日期:2022-08-04 05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牧野,云南省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,成为缉毒警察的9年时间里,他多次深入贩毒网络内部进行化装侦查。9年中,张牧野个人提供线余人,缴获各类毒品累计达1吨多,收缴毒资344万元人民币。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2次、个人嘉奖3次,并多次获得公安系统侦查破案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。

  缉毒的复杂性和危险性让缉毒警察成为警察中的隐者,成为隐者,不仅是为了自我保护,更是为了工作需要时化装侦查,成为“卧底”。对于卧底的缉毒民警来讲,想不出差错,改变是全方位的。张牧野首先要过的一关,就是改变自己的形象与气质。

  记者:很多警察都是通过这么多年训练让自己身上具备警察气质,但是禁毒民警要经过训练之后,让自己放下警察气质,这个过程挺复杂的。

  张牧野:对,因为我前面也是在警校里面读的大学,给自己训练出了一身正气,一出来看一眼就知道我是警察。但是后来到禁毒以后,反过来了。

  在张牧野孤身卧底的这些年里,他曾经遇到过被毒贩识别出来,发生枪战的危急时刻。缉毒意味着在生死边缘行走,2016年11月4日,景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在景洪市景哈乡破获一起特大武装贩毒案,抓捕过程中,毒贩开枪拒捕,张牧野的师父,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李敬忠颈部中枪,终因伤势过重,英勇牺牲。

  张牧野:我亲眼看着他中弹倒地的,当时鲜血把地上都染红了一大片。当时我自己心里面就暗暗发誓,我一定要对这些贩毒人员要把他们绳之以法。

  张牧野:九个年头了。我自己总结一下,对家里面人亏欠非常大。很多时候都不带家人出现在公共场合,包括小孩去广场游乐场玩,我都不会带他出去。有些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出去散步都比较担心,走五步路都要回头看一下,看一下后边是不是有人在跟着怎么样。

  2019年,张牧野获得一条重要线索,有贩毒集团要出手一批几百公斤、价值超百万的毒品,经分析研判后,张牧野向禁毒大队领导汇报了该线索,大队领导要求他继续跟进。在取得中间人的信任后,幕后的老板提出要和张牧野单独见面,这次见面是双方是否交易毒品的关键。

  张牧野:你要见这些大佬没那么简单的。后来约定好见面的地点以后首先就给我搜身,看我有没有带什么东西,电话手机那些都不让带。确定我身上没什么东西以后,就骑着摩托车带我到处走。首先穿过边境的那些村寨,又走山上的小树林,然后绕了几圈以后他们发现安全了,没有人跟踪了,最后才会把我带到那个地方。我在那里差不多等了十分钟左右,就来了一辆皮卡车,那个车就直接开到我面前,车上就下来三四个人,身上腰间都挂着手枪。

  受过伤、目睹过牺牲的张牧野顺利通过了和老板的见面,这意味着案件的侦破有了8成把握。但是,让张牧野没想到的是,毒品交易地点的选择历经反复。

  张牧野:因为他们也是要对他们来说安全的地点,我们也是要我们安全的地点,双方就不断展开拉锯战。也有很多案件就是因为这个地点谈不拢后来案件就失败了。但那个地点也是反复磋商了四五次,他们又要求我到那个边境线上去接,边境线上全是那些树林,全是那些山脉,对他们来说非常有利,但是对我们来说那个地方又太危险了。

  在这起特大跨国武装贩卖毒品案的现场,禁毒大队缴获毒品超过100公斤,该案是景洪市公安局至今破获的最大一起贩卖晶体案。

  记者:当案件真正收网的时候,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任务完成了,自己的状态可以缓冲休养一段?

  张牧野:这个案件虽然最后完成了,但只要毒品不绝,我这个工作就永远不可能说完成。